Mione

【卜洋】大哥/预告/一个脑洞

我爱菏泽港
脑补了一个大哥洋和小弟凡的故事
瞎打,只有一个预告(?)
可能会写下去,可能就不写了。
脑洞一下🍃

0.
卜凡下了任务回到公寓已经是后半夜了。他这次倒霉到家了,被一个小崽子偷偷摸摸凑上来挥了一刀。伤口不深,血也差不多止了,但和衬衫黏在一起的感觉还是挺难熬的。

他咬着绷带,手上毫不迟疑地往伤口上泼碘酒,过于强烈的刺激让他额间爆出了青筋。三下五除二地包扎好伤口,卜凡从沙发上坐起来,从扔在地上的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点亮屏幕。漆黑模糊的深夜里手机发出的光有些刺眼,卜凡在看见屏幕上的人像后手上的动作又一次不自觉地缓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用大拇指去抚了抚壁纸上那人的脸,是木子洋。

他还记得那天呢,他偷偷摸摸溜进了木子洋的办公室却看见他斜靠在椅子上歪着头在补眠。没有抹发胶的头发服服帖帖的,他把眼镜也摘了,抿着嘴巴睡得像只猫。卜凡垫着脚偷偷摸摸走到他身边,低下头看着他,近得甚至可以去数他的睫毛。看够了以后卜凡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摸出手机偷偷摸摸想给木子洋照一张像,卜凡那时候觉得他身边都在飘着粉红色的气泡,可浪漫了。可按下快门时的那一声清脆的咔嚓,还是把那些泡泡都戳爆了。卜凡不记得那天他被木子洋打了多少下才救下了这张照片,但每次他打开屏幕看到这张照片时,都还是觉得自己血赚不亏。

屏幕在卜凡正想得出身的时候倏得暗了,光不见了,屏幕上只印着卜凡自己的脸。

把手机扔在一边,卜凡向后一倒把自己跌倒床上。手臂上的伤口感觉又变得更疼了。
“真没用。”卜凡闭上眼睛对自己说,“你他妈竟然还在想他。”

LoveU 🐑

“有些时候,你怀念从前日子。”

“许多年前,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许多年前,我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但为什么,后来我们都变了呢?


“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
“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

“谢谢你这么长的时间陪着我。”
也还是会怀念那几年,想起那个美好的异国仲夏时也还是会微笑。
不过未来还长得很呢,远方的尽头我看过了,都是灿烂的阳光和金黄的落叶。
所以不要怕,哥哥,我们一起走下去吧。

(谁会想到我今夜在循环播放亲密恋人呢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听卜凡叫一声哥哥

【卜洋】过敏了(甜,完结)

第一次割大腿肉献给美好的北服恋歌。
幻想了很久病恹恹的小洋和很会照顾人的凡子,还是忍不住自己写了 。
昨天刚收到了柳絮暴击的自己忍不住让洋洋也来感同一下我的身受。
人物可能会OOC吧,我也第一次写文,有森莫不好的大家多担待(抱拳
渴望评论,我真的渴望评论!!
我废话好多啊,现在请来磕糖吧!

0

木子洋病了。
在鲜花和嫩叶爬满枝头的四月,感冒刚好了个大概就出门,因为随手没摸到口罩就直接随手捂着口鼻在柳树堆里走了一趟的木子洋回了家就发现自己开始鼻涕眼泪一把把得下,头也疼得不行。
  得,感冒刚好,鼻子刚通,还是又过敏了。

1
  头疼、 鼻塞、 眼泪流。
  木子洋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抽纸机器,鼻子下的那片皮肤被磨得刺痛,但可恶的鼻涕又忍不住得直流。他只好把餐巾纸拧成小团塞进鼻子里。
  头胀胀得疼,眼泪止不住得流,感觉下巴上也有东西在冒出来,木子洋只能拿嘴巴呼呼地吸气吐气,难受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凡子……你咋还没来啊……”你再不把喷雾给我买来你哥哥都要死在这了啊。

2
  卜凡一冲回家跟打仗似的打开门就看见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木子洋。那一刻他心就软得棉花一样,任由大猫咪焉头焉脑得在那上面打滚。
  他放轻了脚步,一边走一边拆着手上新买的喷雾和过敏药。他蹲在床边先和皱着脸闭着眼睛的木子洋打了声招呼,接到对方带着鼻音的回声后忍不住伸手去撩了撩大猫咪散在额前的头发。
  看着木子洋塞在鼻孔里的餐巾纸卜凡皱了皱眉,他小心翼翼地给人把纸巾从鼻子里扯出来。想了想又去接了盆热水,用热毛巾敷了敷木子洋可怜的已经被拧得通红的鼻翼。再打开喷雾,扶着木子洋坐起来给他两个鼻孔里各来了救命的一喷。
  感到从鼻子根里涌动着的痒和疼终于缓了下来,木子洋舒服地呼出一口气。

  “人还成吗?”卜凡又把人塞回了被子,蹲着凑近木子洋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小声地问,“头疼吗?”
  木子洋皱了皱鼻子,用头发轻轻蹭了蹭卜凡的手心,焉哒哒的说:“疼。还发胀。”
  卜凡心疼得不行,连忙给木子洋按了按太阳穴:“那咱再把抗过敏的药给吃了。完事儿再睡一觉,醒来就好了啊。乖。”
  他站起来赶忙去倒了杯温水,撕开药盒子,扣出小小的一片白色药片。把一只手伸到木子洋颈下稳稳地把他的头托起来,一边哄着木子洋张嘴吞药。右手喂水时候有一点洒到了木子洋的衬衫领子上,卜凡怕木子洋难受直接拿自己的衬衫袖子把水给擦了。

  “好了哥哥,没事了,睡不睡?想不想吃东西?我给你削个水果?嗯?”没得到木子洋的回应,卜凡低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已经张着嘴靠着自己睡过去了。眉间还有点皱可见睡得不太安稳,卜凡也就不敢动,只能保持着半个屁股坐在床上半个肩膀靠在墙上的奇葩姿势守着木子洋。等到他终于把眉毛展了,呼吸也匀匀调调得听得清楚了,卜凡才把他的头从身上抱起来,小心地放回到枕头上。自己都快坐僵了。

  小哭包也很久没这样的流眼泪了,眼睛周围都是红的。
  卜凡心疼得想着去亲亲眼睛,却在低头快触碰到的那瞬间怕把木子洋吵醒了就偏过头亲了亲头发。
 
  大个子站起来活动了下蹲久了的习惯,搬了个凳子守在木子洋床边上。手上拿起一个苹果和一把小刀就低头认真地削起了皮。

四月的下午阳光明媚,空气中细小的柳絮慢慢悠悠地祸害人家,但却透不过这层窗户,只留下美好的阳光洒在两个人头上,亮晶晶得好像白了头。

3
  等木子洋再迷迷糊糊得醒来时都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卜凡已经出门了。木子洋吸了吸鼻子发现已经没什么鼻涕了,只留下一点干燥带来的痛感。头也不痛不晕了,木子洋心想:总算活过来了。
  他掀开被子想下床,转头就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盆水,水还温热着氤氲着空气,水盆上搭了块毛巾。水盆边上还有一碗用保鲜膜盖着的切了块的苹果。
  一边拿热毛巾敷了敷鼻子木子洋一边笑着想到:还挺贤惠。

   要出门时,木子洋看见鞋柜上被整整齐齐得垒了一叠的一次性口罩,卜凡还夸张地在边上写了张便条让自己别忘了戴口罩。
  木子洋低头笑出了声,系好鞋带站起身拿了片口罩打开了门。

  “这大傻子。”

Fin

【卜洋】(一个小脑洞)拥抱

  “记住,千万别回头。记住,要笑。”
 
  你上车得太快,快到我没来得及抱到你。
  你的车驰骋而去,风把地上的叶子吹起来在空中打了个卷又回到了原点。
   我那天没笑。
   可你却也没回头。

   我们还能再见吗哥哥?
   再见的那天我们可以拥抱吗?

(我不知道他们再见那天有没有拥抱
(但我希望他们能在镜头的背后狠狠地抱一下